品牌历史

始于1853,延续至今。
贝希斯坦,传奇在世。

全球化钢琴运营

然而,2003年也是公司产权结构发生变化的一年。2002年9月,韩国乐器制造商韩国三益公司与贝希斯坦制琴公司取得联系,双方建立了商业合作关系。这并不稀奇,因为韩国三益公司早在1983年就与鲍德温合作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韩美乐器公司,公司成立次年就生产了6.6万件乐器。韩国三益公司于2002年进行重组,现拥有3000名员工,在首尔、雅加达和上海设有生产工厂,每年生产5万架立式和三角钢琴、50万把吉他,以及大量的电子琴。三益美国子公司成功地将这些乐器销往了美国市场。

根据2003年1月生效的一份合同,韩国三益公司购买了贝希斯坦制琴公司的部分股份,而卡尔·舒尔茨和他的妻子贝蕾妮丝·库珀也参与了韩国三益的融资。通过这种合作,贝希斯坦这家传统的柏林公司得以在亚洲生产低端乐器,并以诱人的价格采购用于中档钢琴的零部件,且能持续监控这些零部件的生产质量。另一方面,韩国三益公司也得益于这个伟大的德国品牌的巨大声望。这种新合作带来的另一项资产是在韩国开设的展厅,位于首尔的贝希斯坦中心。

贝希斯坦国际钢琴比赛

贝希斯坦的150周年庆是一个值得庆祝的好机会,但世界经济的动荡使我们没能对公司的辉煌历史进行详细回顾。三年后的2006年,贝希斯坦果断抓住未来趋势,举办了贝希斯坦国际钢琴比赛,并决定每四年举办一次。第一届大赛在鲁尔地区举行,比赛场馆包括杜伊斯堡剧院、多特蒙德音乐厅、埃森爱乐厅和福克旺音乐学院。比赛由钢琴家和指挥家弗拉基米尔·阿什克纳齐赞助,由福克旺音乐学院的钢琴教授鲍里斯·布洛赫出任艺术总监。评审团成员包括钢琴家艾迪尔·比瑞特和基里尔·格斯坦,以及作曲家亚历山大·柴可夫斯基,亚历山大·柴可夫斯基同时担任莫斯科爱乐协会的艺术总监。

大赛一经推出就受到了大众的热烈欢迎和参与。来自55个国家的250名年轻钢琴家报名参赛,这对于一项新比赛来说非比寻常。比赛的发起者贝蕾妮丝·库伯不仅是贝希斯坦的销售经理,更是一位经验丰富的钢琴家。她对赛事的成功推出感到非常满意。她认为,这样的成功表明,“贝希斯坦”这个名字在全世界仍然享有盛誉。经过预选阶段后,近50名钢琴演奏者将在为期10天的活动中进行演出,举办精彩而激动人心的音乐会。如果贝希斯坦制琴公司创始人的好友汉斯·冯·彪罗能目睹赛事盛况,肯定会对比赛曲目大加赞赏,因为曲目中包含了巴赫和贝多芬的必弹经典。此外,在半决赛中,参赛者必须与弦乐四重奏乐团一起演奏莫扎特的钢琴协奏曲,以展示他们的独奏技巧和室内乐演奏技巧,因为莫扎特的一些协奏曲就是为了和弦乐四重奏合作而创作的。当时的一等奖颁给了一位年轻的保加利亚钢琴家叶夫根尼·博扎诺夫,他赢得了1.5万欧元的奖金,奖金数额之高也清楚地表明,这项比赛从一开始就打算跻身主要国际赛事之列。

新合作伙伴

2006年,公司的财务结构也迎来了新变化,因为前一年秋季,卡尔·舒尔茨和他的妻子贝蕾妮丝·库珀再一次收购了韩国三益公司一半的股份。因此,贝希斯坦制琴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和市场总监共同持有该公司近30%的资本,所以韩国三益公司降级成一个仅占19.5%股份的金融投资者,且没有否决权。

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确实令人难以置信,后人可能会认为这是人类历史上发展节奏最快的一个时期。整个世界日新月异:印度巨头收购了一家欧洲钢铁集团和一个传统的英国汽车品牌;俄罗斯的主要能源供应商与一些欧洲国家签署了交付合同;媒体对中国和美国的关注和报道一样多;每个人都在谈论全球化,一些人提倡全球化,而另一些人——尤其是非政府组织——则强烈反对全球化。在这种情况下,经营企业需要快速做出决策,并在必要时改变思路。为了获得低人力成本而在另一个国家进行投资的公司,有时必须改变思路,撤回投资,而导致撤回投资的原因包括政治不稳定、普遍腐败、劳动力缺乏技能,或者仅仅是运输成本增加。一家钢琴制造公司怎样才能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发展呢?怎样才能生产出经久耐用、让钢琴家痴迷、且生命力长达一个世纪甚至更久的乐器呢?

欧洲领先的钢琴制造商

与此同时,贝希斯坦制琴公司已经成为欧洲立式和三角钢琴的领先制造商。在发展历程中,贝希斯坦制琴公司不仅扩大了资产,也遭遇了全球化的一些弊端。21世纪的前十年结束之时,公司的一个团队专门负责挑选并持续监控供应商,确保贝希斯坦制琴公司只与世界上最好的供应商合作。此外,贝希斯坦制琴公司还为供应商组织培训课程,以确保他们能够满足公司严格的质量规范。仅就音板而言,供应商交付的半成品胶合板必须由生长在一定海拔高度的欧洲山区的云杉制成。根据贝希斯坦制琴公司的要求,如果是用于制作立式钢琴的木材,必须在人工气候室里干燥6至12个月,如果是用于制作音乐会三角钢琴,它甚至需要两年时间进行干燥。至于弦槌,立式钢琴弦槌材料的干燥时间为3个月,三角钢琴弦槌材料的干燥时间为6个月。这些例子表明,服务相关行业奉行的“即时生产”流程在贝希斯坦制琴厂是不可取的。那些企业通常在最后一刻才将产品从仓库转移到卡车上,而贝希斯坦的生产流程中,产品的加工工艺和手工制作流程仍然是重中之重。

音乐爱好者的品味在21世纪的头十年也发生了变化。在中欧和西欧,以及加拿大和美国,人们越来越喜欢欣赏用真正的乐器演奏的音乐会,类似的乐器包括具有历史底蕴的钢琴或其复制品,而后者有时会更好。这些乐器大多是由能工巧匠制作的独一无二的作品。另一个变化是欧洲、俄罗斯、亚洲和美国的音乐厅规模的扩大。这样的场地有特殊的声学特性,需要使用声音更宏大,音色更丰富的乐器。在任何情况下,观众都希望欣赏到一场特别的、动人心弦的演奏,并愿意为之付费。

另一个新奇之处是,俄罗斯流派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在苏联解体之前,这种趋势就已经显现出来,随着许多年轻钢琴家搬到中欧和西欧,这种趋势也越来越明显。俄罗斯学派的主要特色是生动有力的演奏风格,与法国传统的“均匀而清晰的演奏”形成鲜明对比,后者主要源自18世纪鲁特琴和大键琴的演奏风格。

新型音乐会三角钢琴

新推出的贝希斯坦D型音乐会三角钢琴具有很多创新之处。例如,在D型音乐会三角钢琴中,几十年来一直作为贝希斯坦钢琴特色的高音琴弦定弦钮被取代,替换成了集成在铸铁框架上的品柱。此外,这种新的音乐会三角钢琴配有双刻度,增加了琴弦的振动长度,从而提升了乐器的声音质量。

仅仅做出这些工艺创新是不够的,就像在卡尔·贝希斯坦的时代一样,个人承诺仍然具有至高无上的作用。然而,尽管公司创始人创立并开始运营公司后很少离开柏林,但如今的首席执行官如果想将一架音乐会三角钢琴销售给莫斯科歌剧院,就必须飞往莫斯科。同样地,与伟大的钢琴家保持对话也是必不可少的,每年在法国南部举行的La Roque d’Anthéron钢琴节等重大活动为这种交流提供了契机。因此,从柏林到首尔的旅行只是卡尔·舒尔茨在21世纪头十年的许多对外活动的一个小行程。

2008年末,经济世界动荡不安,但与1853年的情况相比,经济形势已十分有利,至少2008年末欧洲的关税壁垒已经基本消失。此外,苏联的解体和经济互助委员会的崩塌,使东欧和东南欧地区的国家也不断加入欧盟。

多样化

19世纪中期,贝希斯坦一般只生产一种三角钢琴和一到两种型号的立式钢琴。而如今,贝希斯坦制琴公司开发了一系列相当全面的产品。究其原因,主要是中产阶级内部的收入差异日渐扩大。我们知道,大多数钢琴购买者都属于这一社会群体,但我们应该记住,即使在卡尔·贝希斯坦在巴黎跟随克里格尔斯坦制作钢琴时,他们已经在使用合理的生产流程制造“平民化钢琴”了。

欧忒耳珀钢琴品牌是真正的“平民化钢琴”。该公司成立于柏林,二战后迁至朗劳,并于1990年被卡尔·贝希斯坦收购。上世纪90年代中期至2003年期间,贝希斯坦制琴公司与捷克传统品牌佩卓夫合作生产欧忒耳珀立式和三角钢琴。2003年至2008年期间,贝希斯坦制琴公司与韩国三益公司合作,重新设计了欧忒耳珀立式和三角钢琴,并在雅加达投入生产。贝希斯坦制琴公司于2005年终止了与佩卓夫的合作,因为公司于前一年找到了一个新的捷克伙伴:波西米亚制琴公司。IFM Piana是波西米亚钢琴品牌的前身,创立于1993年,四年后的天鹅绒革命导致了捷克斯洛伐克分割成两个独立的国家。波希米亚制琴公司的总部位于吉拉瓦,早在1871年,该市就开设了一家与维也纳钢琴品牌霍夫曼与车尔尼(Hofmann & Czerny)密切合作的制琴厂,一直生产经营至上世纪60年代。波希米亚钢琴发展迅速:上世纪90年代中期,就销售了近3000架不同品牌的立式钢琴,并于1995年在赫拉德茨-克拉洛维开设了三角钢琴生产基地。赫拉德茨-克拉洛维位于吉拉瓦以北120公里,布拉格以东约100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