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历史

始于1853,延续至今。
贝希斯坦,传奇在世。

贝希斯坦-摩尔双键盘三角钢琴

1929年,贝希斯坦与匈牙利钢琴家兼发明家伊曼纽尔·摩尔合作,推出了一款真正新颖的乐器:贝希斯坦-摩尔钢琴。像管风琴一样,这个“怪物”有两个键盘,第二个键盘比第一个键盘高一个八度。摩尔认为,这种乐器十分适合演奏巴赫的作品。这项发明引人好奇,但销量并不理想。

贝希斯坦-摩尔三角钢琴

新贝希斯坦三角钢琴

另一项钢琴发明可能会更成功,因为它具有未来主义特征。当今电子琴的鼻祖是贝希斯坦制琴公司和沃尔特·奈恩斯特、西门子公司共同开发的。奈恩斯特是1920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被认为是现代物理化学的创始人。奈恩斯特的主要成就是发现了绝对零度上下温度范围的热力学第三定律,并发明了一种能发出白光的灯泡。西门子&哈尔斯克公司为这种新型钢琴提供了电学部件,因此一些人称这种钢琴为“西门子-奈恩斯特钢琴”,另一些人则称之为“新贝希斯坦钢琴”。这种三角钢琴长1.4米,没有音板,每五根琴弦为一组置于麦克风下,麦克风将“微型弦槌”敲击琴弦产生的振动转换成电信号。右踏板用于控制音量,左脚踏板则可控制发出“羽管键琴”或“钢琴片”的声音。这种乐器配有无线电广播设备和唱片转盘,两者都配有集成放大器和扬声器。奥斯卡·菲尔林是20世纪早期最具创造力的钢琴制造商之一,负责制造新贝希斯坦钢琴中使用的传统部件。

19世纪中叶,贝希斯坦制琴公司与伟大的钢琴家进行合作,如今又与诺贝尔奖得主合作,这充分说明了该公司的发展理念。1931年,科技杂志《信号》(Signalen)中的一篇文章写道:“8月25日,在柏林动物园车站附近的贝希斯坦陈列厅,奈恩斯特教授向众多聚集于此的宾客展示了贝希斯坦-西门子-奈恩斯特钢琴。这一新型乐器功能多样,令人惊叹,甚至还配有无线电广播设备和扬声器。”

然而,尽管这款新钢琴具有轰动一时的产品特点,但它却是另一场商业灾难。这令人十分费解,因为它非常适合在没有外部麦克风的情况下进行广播和录音,甚至比当时最小的贝希斯坦立式钢琴还要便宜。究其原因,可能是新贝希斯坦钢琴过于超前。虽然今天的电子琴市场仍然十分可观,但在上世纪30年代初电子琴在市场上几乎没有一席之地。1941年奈恩斯特教授去世,关于这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乐器的所有计算数据也永远丢失了。

1933年的一则英国商业广告中,佩吉·科克伦在弹奏新贝希斯坦三角钢琴

贝希斯坦的灾难:海伦·卡皮托

1929年,华尔街股票崩盘,1932年末,一场严重的全球性经济萧条也波及了德国。为应对危机,贝希斯坦制琴公司制定了新的营销策略。根据资料记载,公司在制造一些乐器时“暂时削减了大量的人力”,但这并没有多大帮助。1930年到1935年间,贝希斯坦制琴公司只卖出了大约4500架钢琴,在接下来的五年里,产量下降到了3900架。这再次表明,公司并没有受益于海伦·贝希斯坦与阿道夫·希特勒的接触。

与此同时,公司的内部形势也不容乐观。1926年,新的冲突造成了“贝希斯坦家族”的分裂,尤其是关于是否要在选帝侯大街和哈登贝格大街十字路口建造新陈列厅的争议。这个十字路口是柏林最豪华、最宽阔的地段之一,正前方就是威廉皇帝纪念教堂。威廉皇帝纪念教堂是汉斯·珀尔齐格的作品,他代表马克斯·莱因哈德对绍斯皮豪斯剧院(Schauspielhaus theatre)进行了现代化改造,并建造了柏林的广播大楼和法兰克福的IG Farben化学公司的总部建筑,还为萨尔茨堡艺术节(Salzburg festival)设计了一座未来主义建筑,但这座建筑却未能建成。小卡尔·贝希斯坦支持开设新陈列厅,但他的哥哥埃德温却持相反意见,争议以埃德温离开公司告终。此后,董事会由小卡尔和他的儿子卡尔三世(1919年加入董事会)、汉斯·约阿希姆·格雷文斯坦(格蕾特·贝希斯坦的丈夫)和埃里希·克林克尔法斯组成。小卡尔于1931年去世,埃德温于1934年去世。

位于柏林的贝希斯坦陈列厅,外观宏伟,俯瞰选帝侯大街。

当然,公司也在努力适应市场结构的变化。1926年,贝希斯坦推出了全长165厘米的三角钢琴“里里普特”(Liliput)。1924年贝希斯坦制琴公司位于伦敦的子公司以“贝希斯坦钢琴有限公司”(Bechstein Piano Company Ltd.)的名字重新开业,并于19世纪30年代初生产了一种更短的三角钢琴,仅长138厘米,刚好与英式小客厅相匹配。这种钢琴于1940年停产。与伦敦子公司的情况相反,位于柏林的贝希斯坦制琴厂生产了一种140厘米长的三角钢琴,也是为英国中产阶级量身定做的,在伦敦的售价相当于630马克,几乎是贝希斯坦工人周薪的15倍。此时,位于牛津街的塞尔福里奇百货公司和位于布朗普顿街的哈罗兹百货公司都在销售贝希斯坦钢琴,哈罗兹百货公司同时在它位于阿根廷的六家子公司销售贝希斯坦钢琴。尽管如此,1933年希特勒夺取政权后,各国反德情绪日益高涨,贝希斯坦钢琴在英国的销售也因此受损。

那一年贝希斯坦制琴公司销量暴跌,困难重重。第二年公司进行了重组,海伦·贝希斯坦成为主要股东。为了增加资本存量,她决定把约翰尼斯大街的房产卖给普鲁士政府,而普鲁士政府的部长兼总理正是空军总司令赫尔曼·戈林。海伦·贝希斯坦与纳粹高层人物的交往在多大程度上对房地产的销售产生了积极的影响,无从知晓。我们只能重申,她的态度并没有以任何方式促进钢琴的销售,也没有促进公司销售推广部门的工作。

相反,贝希斯坦制琴公司失去了大量的传统客户,因为在战前,贝希斯坦钢琴是富裕的犹太家庭客厅中的必备品。而战争爆发后,德国犹太人遭到严重迫害,包括被没收财产、驱逐出境,以及在纳粹集中营被杀害。那些移民或被驱逐出境的人留在德国的乐器被怎样处理了呢?根据纳粹政府的说法,它们被认为是“没有主人的犹太财产”,大部分被洗劫公寓的纳粹士兵偷走。阿图尔·施纳贝尔的两架三角钢琴,以及作曲家拉尔夫·贝纳茨基和吉恩·吉尔伯特使用的乐器,都不知所终。此外,二战后,大多数永久移民的音乐家都放弃了大屠杀前他们最喜爱的钢琴品牌——贝希斯坦钢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