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历史

始于1853,延续至今。
贝希斯坦,传奇在世。

艰难时世

第一次世界大战彻底改变了贝希斯坦制琴公司,1903年在巴黎圣奥诺雷334号开设的贝希斯坦展厅也被充公。此外,战后生产崩溃,魏玛共和国必须面对各种危机,并用美元支付大数额的战争赔款,所以1919年通货膨胀空前严重。第二年5月,V型号三角钢琴售价为25,000马克,到了1921年秋天,一架普通的型号10立式钢琴售价高达30,000马克。德国货币贬值如此之快,以至于贝希斯坦制琴公司决定免运费销售钢琴。

尽管如此,贝希斯坦家族仍然拥有可观的财富,埃德温的妻子海伦·贝希斯坦(娘家姓卡皮托),过着极为奢华的生活。埃德温因为和弟弟小卡尔发生矛盾,于1916年通过一次性补偿的方式离开了公司。1923年贝希斯坦制琴公司上市时,埃德温可能和妻子一起购买了公司的股票,因为海伦·贝希斯坦在20年代多种场合中频繁谈论贝希斯坦制琴公司。然而,外交并不是她的强项,而且她根深蒂固的反犹太主义思想使很多著名音乐家不再使用贝希斯坦钢琴。特别是小提琴家弗里茨·克莱斯勒也放弃使用贝希斯坦钢琴,作为一个作曲家,他曾经十分欣赏贝希斯坦钢琴。

此外,海伦·贝希斯坦经常在慕尼黑的四季酒店逗留,这是一个高雅的度假胜地,许多谄媚逢迎者聚集在她周围。偶尔她会邀请一位名叫阿道夫·希特勒的年轻奥地利政治家见面。我们不知道到底是她还是埃尔莎·布鲁克曼(一位富有的慕尼黑出版商的妻子),给这个年轻人起了个绰号“沃尔夫”(Wolf),但可以确定的是,伟大作曲家理查德·瓦格纳的儿媳维妮弗雷德·瓦格纳与这个绰号的由来毫无关。

1924年,希特勒企图在啤酒厅发动政变,受这件事情的牵连,慕尼黑警方对海伦·贝希斯坦进行了审讯。她承认,她和埃尔莎·布鲁克曼,以及一个富有商人的妻子冯·赛德利茨夫人共同出资,借贷给希特勒,使他得以将《人民观察家报》转变成了一份普通日报,以此来煽动民众。当希特勒被囚禁在兰德斯堡时,维妮弗雷德·瓦格纳给他寄去纸张,使他得以书写《我的奋斗》一书。

由于她与元首的关系,二战后海伦·贝希斯坦被一个反纳粹平民法庭判处3万马克的罚款。此外,她后来一直住在德国阿尔卑斯山上萨尔茨山脚下,直至1951年去世。海伦·贝希斯坦作为贝希斯坦家族的一员,跟独裁者希特勒和其他纳粹高级官员的联系,使一些人认为贝希斯坦制琴公司在那个时期肯定繁荣一时,但生产数据显示,19世纪30年代期间,贝希斯坦制琴公司面临着和它的竞争者一样的困难。

回到20世纪20年代,高额关税阻碍了公司对英国的钢琴出口,而苏联禁止进口钢琴,但随着20年代末通货膨胀得到控制,人们再一次燃起了对钢琴出口的希望。在向美国扩张方面,尽管经历了几次挫折,但正如报纸《纽约客哈罗德》(New Yorker Herold) 1928年12月18日发表的一篇文章所述,贝希斯坦最终在纽约建立了前景可观的贸易联系。

位于柏林市中心布达佩斯大街的贝希斯坦陈列厅

贝希斯坦的海外扩张

贝希斯坦钢琴进驻美国时,一位记者在报道中写道:“著名百货公司沃纳梅克公开宣布它有幸成为某一产品的独家经销商,能被著名百货公司如此描述,可以想见这一产品是多么特殊,而这一产品就是人人皆知、陪伴我们度过愉快时光的贝希斯坦三角钢琴。”这位记者还声明,即使经过漂洋过海长途运输,贝希斯坦钢琴也不需要调音。当然,沃纳梅克百货公司组织了新闻发布会,并邀请纽约上流社会来庆祝这一事件。

1929年5月,一架绘有华托作品的镀金齐本德尔式三角钢琴被载入齐柏林飞艇运离柏林,代表贝希斯坦制琴公司参加巴塞罗那国际博览会。尽管发生了金融危机,但人们的日子并不艰难。这家西班牙进口公司打算,钢琴一抵达加泰罗尼亚首都,就把它卖给一位富有的银行家。当时,贝希斯坦制琴公司以美元或黄金为单位给钢琴定价,换算方式十分复杂,根据伦敦证券交易所在钢琴出售当天的兑换率,10美元相当于42马克,1马克相当于1/2790千克的黄金。

20世纪20年代也是跨大西洋客机和贝希斯坦钢琴的黄金时代,钢琴制作牢固,可以承受跨越大西洋运输途中的颠簸,同时也为旅途中的乘客提供美妙的音乐。当时的不来梅港逐渐形成了一个旅游音乐节,包括瓦格纳的《漂泊的荷兰人》和莫扎特的《小夜曲》在内的名曲荟萃于此。尽管经济问题使20年代略显惨淡,但许多钢琴家仍然忠于“他们的”贝希斯坦钢琴——包括费鲁乔·布索尼、阿图尔·施纳贝尔、威廉·巴克豪斯、阿尔弗雷德·科尔托特和埃米尔·冯·绍尔等著名音乐家,他们以极度的优雅演绎李斯特的作品。布索尼是一位艺术家,他对钢琴的声音十分敏感,而且他专为他最爱的钢琴撰写了《音乐新美感的描述》这一著作。施纳贝尔在创作他著名的弦乐四重奏和小提琴独奏奏鸣曲的过程中,最钟爱贝希斯坦钢琴的声音。这是一部宏伟而极具现代感的作品,创作于1919年,部分灵感来自施纳贝尔的室内乐合作伙伴卡尔·弗莱什。许多现代音乐作曲家也钟情于贝希斯坦钢琴,一些作曲家使用了一种革命性的记谱法:十二音作曲法。这种作曲法考虑到了所有的半音音阶,并使用了十二个音的排序。

一架卡尔·贝希斯坦三角钢琴被送往柏林国会大厦

纸卷录音系统

19世纪70年代末以来,立式钢琴和三角钢琴的外形就没有变化过,但贝希斯坦公司坚守传统的同时,继续发扬创新精神,生产了一种采用纸卷录音技术的乐器。这种技术不需要钢琴家进行演奏,只需要再现纸卷上的录音就可以使钢琴自动弹奏美妙的音乐。伟大的尤金·阿尔伯特曾说过:“一切美好成就都归功于不可思议的贝希斯坦三角钢琴。”他就录制了几部纸卷录音作品。

与此同时,贝希斯坦公司对电影这种新媒介很感兴趣。无声电影需要钢琴来强调画面的情感张力,早在1926年,公司就委托他方制作了一部名为《钢琴的诞生》的广告片,以“提高公众对钢琴的兴趣,同时服务于音乐界和钢琴制造界”。这部40分钟的电影通过了政府审查,播放时需要使用投影灯。